堕纵

咸鱼一条

【RAM/瑞莫】花香

*ooc预警
*私设morty已经成年
*轻微意识流,小学生文笔

         当morty清醒时,他发现自己趴在一根蓝色的草之上,这草上带着些花香,可他找不到任何与花有关的东西,干脆作罢。但是morty发现这种蓝色有些眼熟,但他想不起来,也有点不愿想起。周围是同样单调的蓝色。远远望去跟无边无际的草原般,只不过这不是绿色。他的脑子里告诉他:这又是rick的实验,或许是缩小射线之类的,也有可能是rick喝醉了酒,用传送枪给自己传送了。
        跟rick多年的冒险让他对这种突然发生的事见怪不怪---时间长一点rick自然会来找morty,通常手里拿着酒瓶,一边往嘴里灌酒一边扯着morty的手腕,那并不好受,粗糙的手拽得莫蒂生疼,奇怪的是,他并不讨厌。rick没有松手时他甚至暗自期待时间过得慢一点。
这样的情况越来越频繁,rick酷爱酒精,这是所有人都清楚的。可是他每过一年,喝的酒就变本加厉翻上几倍。morty不知不觉被传送的情况也越来越多,rick干脆在morty成年时给他也配了一把传送枪。
        morty直到现在都忘不了收到那把传送枪的时候,刚开始是疑惑,看着rick别扭的眼神,里面透露着“你不收下来就是不给我面子,我马上给你送到瑞城体验生活”。然后他明白了这一切,他的心跳迅速变快,热流同时涌上他的耳垂,脑子乱成一团,他甚至迷迷糊糊的闻到了油桐花的味道,明明家里没有那种植物,那种原本清新淡雅的芳香却一直围绕着,似乎是在rick的身上,他有点站不住了,rick看着他,皱了皱眉头“就给你-你个传送枪至于这么兴奋吗?你不是要个纪念品,就-嗝把它当作你那个性-性爱机器人,我可真特么是个天才,传送枪当作性爱机器人,这操蛋的话。总之你收着就对了”morty昏昏沉沉地点了点头,他从来不知道rick会喷香水,更不知道原来清淡的花香也会上头。rick把传送枪扔到morty床上,刚准备走出房门时扭头说了句“你-嗝先好好休息吧,我去找summer了”屋里的香气仍旧徘徊着,可morty突然就清醒了,清晨的风猛烈地刮着,morty现在只希望那风吹进来,最好让自己在风中窒息,这样也没这么多糟心事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从那根草上爬下去,一阵狂风的风吹过,morty几乎是狼狈地从草的半截处摔了下来,其实也没多疼。原先在他注意到这片草原的草参差不齐得非常严重,而对于morty自己来说其实蛮粗的草根,则生长在一片与他皮肤颜色相近,只是颜色更深的地方,桐油花的花香浓了,越来越浓,就像那天一样。
         morty不敢验证自己的想法,只是疯狂地向前跑,哪怕脚掌应该痛得足以让曾经的他尖叫哭嚎停下脚步,脑子里像是正在下着狂风暴雨,双臂沉重地抬不起来,蓝色的毛发刺痛了他的全身,他什么都感受不到,他只是一味地向前跑去,被绊倒在rick头上秃的一块地方。勉强起身时,morty发现绊倒自己的是那把传送枪,他犹豫不决地看着那把传送枪,最终没有捡起它,只是放在那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 morty的腿像是木头一样不听使唤,只能艰难地爬行着,他似乎已经没有了痛觉。他的脑袋尖叫着,告诉他,他想要的就在前方,他终究没能支撑到看清楚他想要的那人,他只看到把自己拥抱的,那个模模糊糊的人影,熟悉的蓝发,实验服 。还有他身上的香味,不再是单纯之前闻到的油桐花香,里面还掺杂着并不明显的文心兰香,morty昏了过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 醒来时,morty发现自己躺在床上,旁边坐着rick,手舞足蹈地说着什么,morty的耳朵里嗡嗡地响着,什么也没听清,只听清楚了两句话“morty,beth在你屋子里喷香水了吗,怎么有股鸢尾花的香味?”

【RAM/瑞莫】存在即虚无

*灵感源于 写一篇遗书,里面不含有“死亡”“离别”等词和描述溺水的感觉
*(完全只是死亡过程)
*小学生文笔,全篇意识流
*非常短

精液 深成夸克  铯  蔓延的水
rick的配方
窒息 无力  痛苦 水中爆炸 肢体疼痛 求生意识开始作用  耳鸣减弱 不由来的快乐
意识消散前,想到的是.....
“I’ll miss you    rick”
属于morty的一生
不留下腐烂的身躯
脆弱的骨头
存在即虚无
“morty,我们走”

新血液莫蒂超可爱的啊啊啊啊啊啊啊
光速去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