堕纵

咸鱼一条

【cartyle】 玩笑

*ooc预警
*小学生文笔
*沙雕脑洞

    这个夜晚,cartman再一次地潜入了kyle的房间。这次,他并不是想要在kyle身上施行恶作剧,也不是想要破坏kyle的玩具,他想要杀死kyle。
      cartman一直在两人日渐加深的矛盾中享受生活。他一直需要一个对手,一个足以让他吃瘪又能让他发泄情绪的人。他的母亲对他百依百顺,而周围的人要么极其无趣、蠢笨如猪,要么根本不去理睬他。kyle偏偏在他的人生中出现,他们是如此地相似,如此地不同,cartman甚至觉得,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自己,这让他感觉无比奇妙。在两人争吵打架时,cartman甚至感到一身轻,所有事都被他抛到了脑后,无论是虚伪还是真实,不过被打的很疼就是了。与kyle相识后的每一天,他都想要看到kyle那份善心破碎的样子,也许是cartman太过孤独,也许他只是抱着青少年最纯粹的恶意罢了,无论如何,cartman都日复一日地盼望着。直到cartman的梦遗来临,一切都变了。那个晚上,他没有梦到海蒂,甚至任何一个女人的性感部位。
       他梦到了kyle。
       不过cartman只是单纯认为自己是因为犹太人的狰狞面孔尿了床,或者这只是一次大脑失控。可惜的是,这一次,cartman错了。接下来的几天中,cartman梦里总会出现kyle的身影,有的时候,只是kyle模糊的脸,和他的喘息声,可症状并没有减轻。虽然cartman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什么。但他坚信,这是犹太人的诡计,就像以往一样,他肯定是要害我。cartman的脑回路是真的难懂,他甚至认为,直接去质疑kyle,kyle肯定会装傻,还不如杀了kyle来得快一些。
        cartman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,他拿了一把锋芒毕露的匕首,一捆逃生绳,一套黑色夜行衣,黑色面膜,还有他充满子弹的手枪。走之前还梳了个希特勒的发型,顺便跟Clyde青蛙告了别。只要我成功,就皆大欢喜,整个世界都会为我欢呼,他们会把我当作英雄崇拜,而kyle却只能沉睡在地下!cartman暗搓搓地想着,认为这是他最成功的一次计划,然后开始了行动。
        cartman轻车熟路地进到了kyle的房间,就像他无数次做过的那样,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。cartman轻轻走向kyle的床沿坐了下来,看着kyle带着他那绿色的冬帽睡得正香,嘴唇微微张开,不禁暗骂道"fuck you,kyle你个死犹太人,害了我也不觉得心里有愧,今天我就要杀了你,拿走你洞窟里所有的钱"可cartman握着匕首的手有些犹豫,杀了kyle之后该怎么办,别的人能代替他的位置吗?别的犹太人和红发孩子都失去了灵魂,蠢极了。cartman不确定,所以他直愣愣地盯着kyle的脸看,试图找到一种两全其美的方法。只不过,看了一会儿cartman不觉入了神,他的略显空洞的目光转移到kyle的唇上。cartman慢慢俯下身体,用胖乎乎的手摩挲着kyle的脸颊,慢慢地将脸靠了上去,两人鼻子贴着鼻子,就像是亲密无间的爱人。
         cartman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,这也不在他的计划内,他也不应该干出这样的事。但cartman一直都是凭心情做事,所以他想着:我就干这一次。顺便向耶稣祈祷了一下kyle不要醒过来,然后cartman就亲了上去。
       最一开始只是简简单单地唇贴着唇,因为cartman并不懂怎么接吻,只是学着cartman夫人的样子照猫画虎,笨拙地伸出舌头。cartman不像是在接吻,倒像是在宠物叼咬玩具,还带着点怨气。cartman感受着kyle嘴唇的柔软,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"kyle可真是个犹太人,不然他为什么睡着的时候也像个婊子?"kyle似乎有些喘不上气,所以他很不舒服地动了动,却被cartman钳制住了双手。不过kyle即使在睡梦中力气也大得出奇,使得cartman废了好一番力气。
        cartman感受着kyle唇上的甜味和一股子说不清楚的清淡的花香。借着外面的皎洁的月光,cartman看见了kyle仍旧闭着双眼,不过,像是女孩子一样长长的眼睫毛动了动,又像是要飞走的蝴蝶。因为有点喘不上气,脸颊憋出来的红晕像是kyle头发的颜色。cartman终于从kyle唇上离开,两人的唇上拉出一条淫靡的银丝,随着距离变大而突然断开"这死犹太人长得还蛮好看的"cartman心想着,还是没有掏出口袋里的匕首,他想,这一定是犹太人的巫术在制止他,cartman有点不服气。但还是小声在kyle耳边说了一声"fuck you kyah,今晚先放过你,等着下次一定..."说完cartman还恶趣味地在kyle脸上狠狠咬了一口,留下了牙印和一点口水,然后迅速地翻过窗户用绳子逃走了,如果忽略他通红的耳朵,就好像他什么也没干一样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kyle猛地用手臂擦了一下脸颊,他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kyle皱着眉头,睁开了双眼,倒吸了一口凉气坐了起来,感觉着脸颊和手腕上传来的一阵阵刺痛感到一丝气愤,开始小声地嘀咕起cartman。当他瞥向敞开的窗户时,看到轻柔的风将窗帘吹了起来,皎洁的月光洒在地上,像是一幅美好的画作。开始缓缓用手指摩擦着被吻得通红的唇。想起刚才的事,他的耳根像是火烧云般,于是kyle将脸埋进在膝盖里,默默地想"死胖子,今晚放你一回,这次就当是个玩笑好了"








只是kyle越想越生气,第二天在学校把cartman打得鼻青脸肿差点毁了容,而cartman一直在嚷嚷"我当初就应该杀了你个犹太.......不,不要!kyah,停下!嗷!不,别踢我小弟弟kyah!  fuck!kyah去死吧你,嗷!"具知情不愿暴露姓名人士stan Marsh所说"伙计真的,我头一次看见kyle这么生气,比cartman那次让他亲他屁股还生气,活像个炸弹,一下就炸的那种"

评论(2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