堕纵

咸鱼一条

[cartyle/kyman无差]赌你广爱众生

*ooc注意
*cartyle/kyman无差
*小学生文笔
         kyle真的是没想到,cartman发来的求爱短信和电话比海蒂那次还要黏糊,变声期后他的嗓音低了不少,而那股子cartman家族独有的口齿不清又让他学了个十乘十,让人听了之后直起鸡皮疙瘩的同时也疯狂地笑出声来,举一个恰当的比喻--------说话时嗓子里粘着糖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第一次告白时,kyle正在stan家打电游,而cartman发短信给kyle告白的时间,就在这个时候。本来打游戏时有源源不断的短信就很心烦,而看见发件人是cartman时,kyle心里面有那么一瞬间是拒绝的,但他犹豫了几秒还是有点嫌恶地点开了语音,顺便默默提防这是否是cartman对自己身为犹太人的黑色笑话。kyle发誓,要是再听到cartman对犹太人的辱骂,他就放下游戏直接跑去cartman家揍他一顿。可惜这并不是什么日常整蛊玩笑,而是cartman的告白。kyle第一反应就是这家伙又在准备利用我干些什么大事情。虽然如此,但kyle和stan听到cartman那口齿不清的腔调时还是成功地石化在了沙发上,游戏浮现出失败的字样也没再看一眼,然后两人开始大笑。搞得stan他爸还往他们那里瞟了好几眼,大有"你们是不是在吸大麻,跟你们讲大麻会损害你们的身体。顺便把大麻全给我吸两口,我有好几年没碰这东西了"他们在嘲笑的同时也没有忘记作备份,以防cartman以后死不认账。
        但cartman真的是让kyle受到了惊吓。在那之后,上课,放学,休息日,cartman总是会发送告白,偶尔还伴随着一些威胁言论如"kyah,答应我的告白,否则我就自杀"以及生气时突如其来的“答应我的告白,否则我就强了你这个小犹太婊子”诸如此类的话和恒久不变的"干死kyle"的口号。kyle最开始也只当这种行为是像token之前那次一样,觉得十分不爽,后来也就习以为常了,毕竟cartman并没有严重打扰到他的生活,只是短信骚扰和语言骚扰没什么大不了的,至于父母和那群一脸希冀的亚洲女孩,kyle觉得像忍者一样忍一忍也就过去了。
        虽然道理是这样,但kyle必须承认一点,cartman这几年也不知是受了什么辐射影响,竟然开始变瘦了。明明吃的东西差不多还是几个人的分量,甚至隐隐有提升的迹象,可cartman就是变瘦变帅了,是的,他变帅了,五官长开了,shit!这种死胖子能变帅真是上帝不公。尽管cartman变瘦不少了,可kyle仍然管他叫死胖子,毕竟这么多年的习惯不是很容易改变。虽然cartman对这件事颇有微词,但后来还是不了了之。至于最近有一个挑衅cartman,效仿kyle叫他死胖子的人,貌似是失踪了。颜值变高的显著好处,就是cartman身上原先那股领导者气质越来越明显,喜欢他的女孩越来越多,那股令人不自主信服的领袖气质,再加上cartman还会洗脑以及多重语种,尤其德语说得最好,再加上种族歧视,和他最推崇的人是希特勒,kyle已经在怀疑cartman是希特勒的转世了
         “嗡,嗡。”kyle闭了闭眼睛,拿起手机,cartman,好吧肯定又是告白。kyle听着cartman的语音十分无语,但搞笑程度是一等一的。只是这次kyle没有笑,还微微皱起了眉头,他发现cartman的语气里带着点哭腔,不明显,但从小一起长大总归是有些了解的。cartman若是装可怜,那腔调恨不得天下所有人都欠他一亿美元。可他听到明显不同,还夹着轻轻的嘶声,不重。他差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。更何况所有人基本只会被cartman那含糊的腔调吸引,也就不会在意别的了。其实就是注意到了也不会去想些别的什么,毕竟cartman与周围人的人际关系一直都烂透了。kyle这样想着,还是有点不安,终于拉上了自己的外衣。他决定去cartman家瞧瞧。
        不算顺利。cartman家门是闭着的,在敲了许久的门都没听到一点声音后,kyle干脆推门而入了。客厅里空无一人,绿色的长沙发上散乱地摆着零食,电视关着,好像cartman根本就不在家一样。但kyle还是固执地往楼上走去,只是踏上台阶的那一刹那间,kyle的心突然慌乱起来,逐渐失去了原先平稳的节拍,开始失控。他那去过一次第四次元的第六感明显地感到了不对劲,催促着kyle快点回家,什么也不要干。但kyle还是走了上去,就像红毛牛那次一样,他没有回头。kyle告诉自己冷静,以最快的速度,踏着稍显匆忙的步伐,kyle终于站在了cartman房间前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这个他曾经去过许多次的小房间,如今他竟不敢向屋内踏出一步。他不去看门,只是单单握住门把手,试图克服紧张感。但即使是这样,kyle的心脏也猛地漏了一拍,他的心中有无限的恐惧阻拦他去打开这扇门,kyle甚至感觉这扇门离他越来越远。他的手微微颤抖着,缓缓地将手从门把上拿开,仿佛手上有千斤万斤般沉重。因为他使不出原本哪怕一丝一毫的力气,而莫名其妙的头晕更使得kyle没有站稳,向前微微倾去,全身的重量都靠在门上,却打开了门,原来门一直都是虚掩的,只是kyle没能发现。
        kyle刚认命地将低垂的脑袋抬起来时,就紧紧闭起双眼,连呼吸都停滞住了,不为别的,就为眼前浑身是血的cartman。他手上拿着一把雕刻刀,上面也是血,手臂上还有许多道伤痕,最严重的手腕上的伤似乎还在淌血,脸色像是一张白纸。kyle脑袋近乎一片空白,cartman明明是最以自己为中心,不去伤害自己的人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kyle简单试了试cartman的呼吸,还活着。他微微松了一口气,kyle仍然记着学校的应急措施,在等着救护车来的期间还能处理一下伤口。这时kyle注意到了cartman身边的一张淡绿色的信纸,四周点缀着橘红色的花纹。其中一个角上面溅上了点点血迹。信纸上面只有短短几行字"我爱你。没有理由,没有借口。为你不惜一切。"这肉麻的诗句,熟悉的字迹,kyle几乎一瞬间就明白了。于是他仰起头站了许久,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"等你醒来再说吧,死胖子"以至于他并没有注意到旁边cartman睁开的眼睛和上扬的嘴角。
        我赌,我赌你接到信息后会来看我,我赌你紧张之下失去判断伤口真假深浅的能力。我赌,你广爱众生——
也会爱着我。

评论(9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