堕纵

咸鱼一条

[cartyle/kyman无差]交往

*小学生文笔

*ooc预警

  “死胖子,我们交往吧”kyle看着电视,坐在沙发上托着腮,装作一脸轻松的样子,却殊不知他耳朵上微微泛起的粉红已经出卖了他。可cartman没有回话,他像是在考虑什么,眉毛几乎要扭在一起,脸上堆起了一层层褶子。一旁的电视机荧幕发出黯淡的暖光打在kyle和cartman脸上,电视中嘈杂的人声充满了寂静的房间。

     又来了。kyle默默地在心里叹了口气。明明现在二人的恋爱关系应该是水到渠成,板上钉钉的事了。他们一起约会,同居有四个月了,就连柜也出了。却连恋人关系还没确定,现在镇上的人都在用这件事打赌,搞得像是国家大事一样。每当kyle隐晦的提到这件事,cartman也总是露出这样扭曲复杂的表情,导致了这一次kyle决定来发直球,“说真的,”kyle想着,“若是cartman不答应的话,我也不强求”他只会有些可惜:可惜那一起看过的傍晚,幽暗绿色的山峰混着火焰般燃烧的夕阳交融相和;可惜曾经地平线处被清风吹起变得波光粼粼的碧绿湖水;可惜书籍的批注上一字一词之间留下的痕迹;可惜那一晚的月色朦胧时,在两人在唇与唇之间互相交换的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……

    若只是他一厢情愿也罢,可最一开始却是cartman的一句玩笑话似的一句“kyle,你有兴趣和我一起去约会吗?是约会,不是散步。顺便一提,我订的那家餐厅他们提供净食”当时kyle抱着一种看好戏的心态答应了cartman。kyle一站起身,cartman就握住了他的手,他想甩开,想吐槽几句,可不知道为什么,kyle最后什么也没有做,只是任由他握着。cartman那略带肉感的手上出了点冷汗,甚至有些发粘,但他的手却是厚实温暖。那只手就这样紧紧的握着kyle的手,活像一条刚抓到猎物的蟒蛇,缠得死死地,或者说是,死也不撒手。事实上那一场约会什么也没发生,kyle跟cartman只是简单地吃了顿晚餐,唯一有浪漫气息的可能就是餐馆老板放的那翻来覆去的一张唱片“鲜红的玫瑰花告诉你幸福和欢乐……”最后不知怎的又跑来了外星人,简直是一团糟。至于约会的意义似乎被cartman抛到了脑后。但kyle的第六感告诉他,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 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去,除去几次外星人和死人事件,生活简直平淡地出奇。不过cartman在那次约会之后几乎每周来找kyle约会一次。说是约会,不如说是单纯吃饭。kyle也对此表示这让kyle感觉自己更像是找到了一个长期饭票,不由得对cartman带了点愧疚感,态度也逐渐缓和下来。也许是两人关系开始缓和的缘故,cartman和kyle的话题也多了起来:从宇宙聊到地理,从文学聊到商业,从科学聊到艺术。两人真是越聊越投机,尽管cartman对某些事还是带有偏见和歧视,却影响不了二人愉悦的心情。kyle也不知道是哪里偏离了轨迹,到底是cartman伸出的那一支玫瑰,还是那无意间的一次转头,那个像是丘比特的恶作剧般的亲吻。从打着约会名义的逛街变成真正意义上的约会并没用多久,若说区别也只是二人不时交换的一个吻和悄悄牵起的手。“你现在简直gay透了,伙计。”看到kyle这一段时间变化的stan无奈地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,不,可能只有kenny在关心他们什么时候上一垒。kyle没有回话,只是匆匆忙忙地走了。不过仔细一看,还能看到那稍稍露出的粉红色的耳根。

      现在的两人之间依旧是那么寂静,电视中放映的电影声音小了下来,紧接着是一声巨响,那是花瓶碎掉的声音。cartman无暇顾及这些,他满脑子就几个大字“我成功了!”尽管他也在考虑确定关系的事。cartman不相信kyle的爱,准确来讲,他相信kyle肯定会出轨。这也是他一直在犹豫不决的原因,与其说是原因,不如说是cartman那缺乏安全感的神经开始发作。cartman最初只是想要kyle对他百依百顺,所谓约会也只是一个陷阱,虽然他自己也考虑过会爱上kyle的可能性,但是cartman随即在脑内画了个血红的叉,根本没当一回事“也许,只是也许,”cartman想着。“kyle能和我可以在一起。”cartman不由地在心里叹了口气,若是kyle就像是他的克莱德青蛙该有多棒,估计他这辈子都玩不腻。可惜克莱德青蛙早就因为伤痕累累而被他放到地下室了。

      cartman从发呆的情况下回了回神,猛地摇了两下头,脸上的表情可谓是坚决至极,理所当然的,kyle认为cartman拒绝了自己。他垂下脑袋,双手扣握在一起,翠绿色的双眸也变得有些黯淡无光,里面的失望几乎要溢了出来,随即他闭了闭眼睛,再次睁开时已经回复了平静,站起身说道“那我先去收拾行李了,明天我就搬出去。”正当kyle准备回房间时,cartman抓住了kyle的衣角,支支吾吾组织了半天语言。这时电视中的影片终于到了末尾,主角二人站在喷泉前,相视而笑。cartman带着些虚张声势的样子说道“我只是怕你接受我的告白晕倒而已,明明是个3j而已,这么嚣张”kyle全当没有听到第一句往后,嘴角扬起一丝根本藏不住的弧度。他往cartman旁边靠了靠。“ 你想干什么kyle”cartman明知故问,可kyle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 回应cartman的,是一个缠绵的吻。

    

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

    

[cartyle]做梦

*ooc注意
*小学生文笔
*偏意识流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kyle的意识在梦中沉沉浮浮,他说不清楚这种感觉,就好像掌控了一切。他的存在变成了液体,又变成了气体。他是人类也是万物,是个体亦是世界。kyle在自己的思想中如鱼得水般畅游,他看到了书籍,看到了耶稣,看到了父母,看到了朋友。kyle的意识开始涣散,肢体逐渐变得透明。他开始恐慌,拼命地让自己回复原状,但这无济于事。kyle自己变成了世界上所有的东西,他成为了食物链本身,感受到了无穷无尽的压力,情绪。kyle好像又成为了胎儿,因为世界对他而言像是不存在般,他是那样的纯粹又无助。很快kyle就摆脱了这种状态,他找回了自我。于是他拼命地喊着,慢慢地空气稀薄了,kyle有些不能呼吸,他的大脑马上就要缺氧致死了,但这并没有发生。
      只是不知怎的,kyle眼前的景色变成了蔚蓝一片,那是一种非常纯粹的蓝色,世界上没有一种颜色能去形容它,也没有任何一个词语能表达它,kyle顿时明白————他来到了海底。不过kyle到了海底却发现自己终于能够呼吸了。这里的鱼群快活地游着,完全不同于游泳池的肮脏,这让kyle放松下来,与鱼群向前走着。突然间鱼群渐渐消失,只剩下海藻在水中摇晃紧接着一条鲨鱼快速地游了过来,它张开了血盆大口,牙齿上带着斑斑血迹,kyle拼命地游着,海水像是斥责他这一行动般涌进他的耳朵、眼睛以及嘴巴里,kyle几乎要疯了,这是一种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。鲨鱼的牙齿终于到了,在它刚要咬下去的时候,kyle又来到了一座城市。
       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就好像把空气当成了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。kyle没有放松警惕,他担心再一次出现那种不明所以的状况,不过接下来的路走得十分顺利,让他开始怀疑。熟悉的街道上人来人往,还是那些一成不变的面孔。kyle知道这里是南方公园,可是又有着略微地不同,这里还有些像19世纪的德国柏林,kyle如果不是偶然间看过照片,真的差点认为自己的记忆出了岔子。街上的气氛太和平了,只不过,好像没有一个人能看见他。kyle被这个想法惊了一下,他试探着拍了一下某个路人的肩膀,那人却毫无迟疑地走了过去,穿过了kyle的手。kyle的脑中有个疯狂,不成型的想法快速地生成着。这促使着kyle拔腿就往家的方向跑去,尽管车辆穿过了他的身体他也没再看上一眼。kyle发现自己那个怪异的想法是正确的,但他宁可自己是错的。因为他发现他的家没了,变成了一片空地。一切都是那么的奇怪,kyle有点怀疑自己穿越了,但他在下一秒就明白自己身处梦境,这使得他那根几乎要断开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————他看到了cartman。
      那是幼年的cartman,虽然早已记不清楚他小时候的模样,但那标志性的蓝帽子还有惊人的体重却是不曾改变,虽然近几年有所改善,但脸上的婴儿肥还存在于cartman的脸上。他出神地望着,可cartman却朝着这边走了过来,站在kyle身前,眼中带着一丝探究地问道"你是kyle吗?"kyle有点茫然。这非常不对,明明这里的人都不能看到自己,为什么cartman却……没等kyle细细想下去,cartman已经往前走了,无奈之下kyle只好跟了过去。跟着cartman的路上,kyle终于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————这里的人说话的声音都跟cartman一样,而且他们对cartman毕恭毕敬。这是什么情况?kyle想着,却发现cartman停了下来。kyle抬起头,却看到一栋金碧辉煌的别墅,在太阳的折射下几乎闪瞎了他的眼睛。这个时候cartman带着得意洋洋的语气说道:"看到了吗?kyah~这是我的房子,而你这个犹太人永远都不会有的"然后他猛地推开门,将kyle推了进去。在kyle开始飞快地坠落前,他只听到了一句话"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,kyle"
      kyle在一片黑暗中闭上了眼睛,等待着落地的一瞬间。反正这只是场梦。kyle想着,感觉到一片光亮,他以第三人称看到了许多:cartman去到了旧金山,cartman一直珍视着那条水蓝色的毯子,那个红毛牛的谎话,篮球场比赛的荧幕告白,在卡通世界入口的抢救……cartman对他来讲到底是死敌还是朋友,kyle说不清楚,cartman对他到底有什么心思,他也不想探究。他不想这么快揭晓答案,不想改变两人之间的关系,先维持原状也不错。kyle慢慢地失去了意识……
      再次醒来时,kyle躺在一张大床上,浑身酸痛无力,他几乎用尽力气去掀开被子想要起来。他的大脑一片混乱。他只记着昨天晚上他和cartman去酒吧,结果被cartman激起了好胜心,多喝了几杯,然后他的记忆就只停留在cartman那个托着腮扬起地意义不明的笑容上了。这不可能,完全不可能。kyle扭过头去,看到了一个满是抓痕的宽阔后背和熟悉的浅棕色头发。kyle感到他的股间剧烈的疼痛着。fuck!cartman你他娘的就是坨屎!kyle心里暗暗骂道,又陷入了沉睡。

【cartyle】 玩笑

*ooc预警
*小学生文笔
*沙雕脑洞

    这个夜晚,cartman再一次地潜入了kyle的房间。这次,他并不是想要在kyle身上施行恶作剧,也不是想要破坏kyle的玩具,他想要杀死kyle。
      cartman一直在两人日渐加深的矛盾中享受生活。他一直需要一个对手,一个足以让他吃瘪又能让他发泄情绪的人。他的母亲对他百依百顺,而周围的人要么极其无趣、蠢笨如猪,要么根本不去理睬他。kyle偏偏在他的人生中出现,他们是如此地相似,如此地不同,cartman甚至觉得,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自己,这让他感觉无比奇妙。在两人争吵打架时,cartman甚至感到一身轻,所有事都被他抛到了脑后,无论是虚伪还是真实,不过被打的很疼就是了。与kyle相识后的每一天,他都想要看到kyle那份善心破碎的样子,也许是cartman太过孤独,也许他只是抱着青少年最纯粹的恶意罢了,无论如何,cartman都日复一日地盼望着。直到cartman的梦遗来临,一切都变了。那个晚上,他没有梦到海蒂,甚至任何一个女人的性感部位。
       他梦到了kyle。
       不过cartman只是单纯认为自己是因为犹太人的狰狞面孔尿了床,或者这只是一次大脑失控。可惜的是,这一次,cartman错了。接下来的几天中,cartman梦里总会出现kyle的身影,有的时候,只是kyle模糊的脸,和他的喘息声,可症状并没有减轻。虽然cartman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什么。但他坚信,这是犹太人的诡计,就像以往一样,他肯定是要害我。cartman的脑回路是真的难懂,他甚至认为,直接去质疑kyle,kyle肯定会装傻,还不如杀了kyle来得快一些。
        cartman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,他拿了一把锋芒毕露的匕首,一捆逃生绳,一套黑色夜行衣,黑色面膜,还有他充满子弹的手枪。走之前还梳了个希特勒的发型,顺便跟Clyde青蛙告了别。只要我成功,就皆大欢喜,整个世界都会为我欢呼,他们会把我当作英雄崇拜,而kyle却只能沉睡在地下!cartman暗搓搓地想着,认为这是他最成功的一次计划,然后开始了行动。
        cartman轻车熟路地进到了kyle的房间,就像他无数次做过的那样,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。cartman轻轻走向kyle的床沿坐了下来,看着kyle带着他那绿色的冬帽睡得正香,嘴唇微微张开,不禁暗骂道"fuck you,kyle你个死犹太人,害了我也不觉得心里有愧,今天我就要杀了你,拿走你洞窟里所有的钱"可cartman握着匕首的手有些犹豫,杀了kyle之后该怎么办,别的人能代替他的位置吗?别的犹太人和红发孩子都失去了灵魂,蠢极了。cartman不确定,所以他直愣愣地盯着kyle的脸看,试图找到一种两全其美的方法。只不过,看了一会儿cartman不觉入了神,他的略显空洞的目光转移到kyle的唇上。cartman慢慢俯下身体,用胖乎乎的手摩挲着kyle的脸颊,慢慢地将脸靠了上去,两人鼻子贴着鼻子,就像是亲密无间的爱人。
         cartman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,这也不在他的计划内,他也不应该干出这样的事。但cartman一直都是凭心情做事,所以他想着:我就干这一次。顺便向耶稣祈祷了一下kyle不要醒过来,然后cartman就亲了上去。
       最一开始只是简简单单地唇贴着唇,因为cartman并不懂怎么接吻,只是学着cartman夫人的样子照猫画虎,笨拙地伸出舌头。cartman不像是在接吻,倒像是在宠物叼咬玩具,还带着点怨气。cartman感受着kyle嘴唇的柔软,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"kyle可真是个犹太人,不然他为什么睡着的时候也像个婊子?"kyle似乎有些喘不上气,所以他很不舒服地动了动,却被cartman钳制住了双手。不过kyle即使在睡梦中力气也大得出奇,使得cartman废了好一番力气。
        cartman感受着kyle唇上的甜味和一股子说不清楚的清淡的花香。借着外面的皎洁的月光,cartman看见了kyle仍旧闭着双眼,不过,像是女孩子一样长长的眼睫毛动了动,又像是要飞走的蝴蝶。因为有点喘不上气,脸颊憋出来的红晕像是kyle头发的颜色。cartman终于从kyle唇上离开,两人的唇上拉出一条淫靡的银丝,随着距离变大而突然断开"这死犹太人长得还蛮好看的"cartman心想着,还是没有掏出口袋里的匕首,他想,这一定是犹太人的巫术在制止他,cartman有点不服气。但还是小声在kyle耳边说了一声"fuck you kyah,今晚先放过你,等着下次一定..."说完cartman还恶趣味地在kyle脸上狠狠咬了一口,留下了牙印和一点口水,然后迅速地翻过窗户用绳子逃走了,如果忽略他通红的耳朵,就好像他什么也没干一样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kyle猛地用手臂擦了一下脸颊,他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kyle皱着眉头,睁开了双眼,倒吸了一口凉气坐了起来,感觉着脸颊和手腕上传来的一阵阵刺痛感到一丝气愤,开始小声地嘀咕起cartman。当他瞥向敞开的窗户时,看到轻柔的风将窗帘吹了起来,皎洁的月光洒在地上,像是一幅美好的画作。开始缓缓用手指摩擦着被吻得通红的唇。想起刚才的事,他的耳根像是火烧云般,于是kyle将脸埋进在膝盖里,默默地想"死胖子,今晚放你一回,这次就当是个玩笑好了"








只是kyle越想越生气,第二天在学校把cartman打得鼻青脸肿差点毁了容,而cartman一直在嚷嚷"我当初就应该杀了你个犹太.......不,不要!kyah,停下!嗷!不,别踢我小弟弟kyah!  fuck!kyah去死吧你,嗷!"具知情不愿暴露姓名人士stan Marsh所说"伙计真的,我头一次看见kyle这么生气,比cartman那次让他亲他屁股还生气,活像个炸弹,一下就炸的那种"

[cartyle/kyman无差]赌你广爱众生

*ooc注意
*cartyle/kyman无差
*小学生文笔
         kyle真的是没想到,cartman发来的求爱短信和电话比海蒂那次还要黏糊,变声期后他的嗓音低了不少,而那股子cartman家族独有的口齿不清又让他学了个十乘十,让人听了之后直起鸡皮疙瘩的同时也疯狂地笑出声来,举一个恰当的比喻--------说话时嗓子里粘着糖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第一次告白时,kyle正在stan家打电游,而cartman发短信给kyle告白的时间,就在这个时候。本来打游戏时有源源不断的短信就很心烦,而看见发件人是cartman时,kyle心里面有那么一瞬间是拒绝的,但他犹豫了几秒还是有点嫌恶地点开了语音,顺便默默提防这是否是cartman对自己身为犹太人的黑色笑话。kyle发誓,要是再听到cartman对犹太人的辱骂,他就放下游戏直接跑去cartman家揍他一顿。可惜这并不是什么日常整蛊玩笑,而是cartman的告白。kyle第一反应就是这家伙又在准备利用我干些什么大事情。虽然如此,但kyle和stan听到cartman那口齿不清的腔调时还是成功地石化在了沙发上,游戏浮现出失败的字样也没再看一眼,然后两人开始大笑。搞得stan他爸还往他们那里瞟了好几眼,大有"你们是不是在吸大麻,跟你们讲大麻会损害你们的身体。顺便把大麻全给我吸两口,我有好几年没碰这东西了"他们在嘲笑的同时也没有忘记作备份,以防cartman以后死不认账。
        但cartman真的是让kyle受到了惊吓。在那之后,上课,放学,休息日,cartman总是会发送告白,偶尔还伴随着一些威胁言论如"kyah,答应我的告白,否则我就自杀"以及生气时突如其来的“答应我的告白,否则我就强了你这个小犹太婊子”诸如此类的话和恒久不变的"干死kyle"的口号。kyle最开始也只当这种行为是像token之前那次一样,觉得十分不爽,后来也就习以为常了,毕竟cartman并没有严重打扰到他的生活,只是短信骚扰和语言骚扰没什么大不了的,至于父母和那群一脸希冀的亚洲女孩,kyle觉得像忍者一样忍一忍也就过去了。
        虽然道理是这样,但kyle必须承认一点,cartman这几年也不知是受了什么辐射影响,竟然开始变瘦了。明明吃的东西差不多还是几个人的分量,甚至隐隐有提升的迹象,可cartman就是变瘦变帅了,是的,他变帅了,五官长开了,shit!这种死胖子能变帅真是上帝不公。尽管cartman变瘦不少了,可kyle仍然管他叫死胖子,毕竟这么多年的习惯不是很容易改变。虽然cartman对这件事颇有微词,但后来还是不了了之。至于最近有一个挑衅cartman,效仿kyle叫他死胖子的人,貌似是失踪了。颜值变高的显著好处,就是cartman身上原先那股领导者气质越来越明显,喜欢他的女孩越来越多,那股令人不自主信服的领袖气质,再加上cartman还会洗脑以及多重语种,尤其德语说得最好,再加上种族歧视,和他最推崇的人是希特勒,kyle已经在怀疑cartman是希特勒的转世了
         “嗡,嗡。”kyle闭了闭眼睛,拿起手机,cartman,好吧肯定又是告白。kyle听着cartman的语音十分无语,但搞笑程度是一等一的。只是这次kyle没有笑,还微微皱起了眉头,他发现cartman的语气里带着点哭腔,不明显,但从小一起长大总归是有些了解的。cartman若是装可怜,那腔调恨不得天下所有人都欠他一亿美元。可他听到明显不同,还夹着轻轻的嘶声,不重。他差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。更何况所有人基本只会被cartman那含糊的腔调吸引,也就不会在意别的了。其实就是注意到了也不会去想些别的什么,毕竟cartman与周围人的人际关系一直都烂透了。kyle这样想着,还是有点不安,终于拉上了自己的外衣。他决定去cartman家瞧瞧。
        不算顺利。cartman家门是闭着的,在敲了许久的门都没听到一点声音后,kyle干脆推门而入了。客厅里空无一人,绿色的长沙发上散乱地摆着零食,电视关着,好像cartman根本就不在家一样。但kyle还是固执地往楼上走去,只是踏上台阶的那一刹那间,kyle的心突然慌乱起来,逐渐失去了原先平稳的节拍,开始失控。他那去过一次第四次元的第六感明显地感到了不对劲,催促着kyle快点回家,什么也不要干。但kyle还是走了上去,就像红毛牛那次一样,他没有回头。kyle告诉自己冷静,以最快的速度,踏着稍显匆忙的步伐,kyle终于站在了cartman房间前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这个他曾经去过许多次的小房间,如今他竟不敢向屋内踏出一步。他不去看门,只是单单握住门把手,试图克服紧张感。但即使是这样,kyle的心脏也猛地漏了一拍,他的心中有无限的恐惧阻拦他去打开这扇门,kyle甚至感觉这扇门离他越来越远。他的手微微颤抖着,缓缓地将手从门把上拿开,仿佛手上有千斤万斤般沉重。因为他使不出原本哪怕一丝一毫的力气,而莫名其妙的头晕更使得kyle没有站稳,向前微微倾去,全身的重量都靠在门上,却打开了门,原来门一直都是虚掩的,只是kyle没能发现。
        kyle刚认命地将低垂的脑袋抬起来时,就紧紧闭起双眼,连呼吸都停滞住了,不为别的,就为眼前浑身是血的cartman。他手上拿着一把雕刻刀,上面也是血,手臂上还有许多道伤痕,最严重的手腕上的伤似乎还在淌血,脸色像是一张白纸。kyle脑袋近乎一片空白,cartman明明是最以自己为中心,不去伤害自己的人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kyle简单试了试cartman的呼吸,还活着。他微微松了一口气,kyle仍然记着学校的应急措施,在等着救护车来的期间还能处理一下伤口。这时kyle注意到了cartman身边的一张淡绿色的信纸,四周点缀着橘红色的花纹。其中一个角上面溅上了点点血迹。信纸上面只有短短几行字"我爱你。没有理由,没有借口。为你不惜一切。"这肉麻的诗句,熟悉的字迹,kyle几乎一瞬间就明白了。于是他仰起头站了许久,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"等你醒来再说吧,死胖子"以至于他并没有注意到旁边cartman睁开的眼睛和上扬的嘴角。
        我赌,我赌你接到信息后会来看我,我赌你紧张之下失去判断伤口真假深浅的能力。我赌,你广爱众生——
也会爱着我。

摸鱼,开学后已经进入脑洞枯竭状态了

少女心爆棚(主要突出一个丑)

交党费,后面两张都是短裤,画渣轻喷,kyle可真棒(痴汉)

【RAM/瑞莫】花香

*ooc预警
*私设morty已经成年
*轻微意识流,小学生文笔

         当morty清醒时,他发现自己趴在一根蓝色的草之上,这草上带着些花香,可他找不到任何与花有关的东西,干脆作罢。但是morty发现这种蓝色有些眼熟,但他想不起来,也有点不愿想起。周围是同样单调的蓝色。远远望去跟无边无际的草原般,只不过这不是绿色。他的脑子里告诉他:这又是rick的实验,或许是缩小射线之类的,也有可能是rick喝醉了酒,用传送枪给自己传送了。
        跟rick多年的冒险让他对这种突然发生的事见怪不怪---时间长一点rick自然会来找morty,通常手里拿着酒瓶,一边往嘴里灌酒一边扯着morty的手腕,那并不好受,粗糙的手拽得莫蒂生疼,奇怪的是,他并不讨厌。rick没有松手时他甚至暗自期待时间过得慢一点。
这样的情况越来越频繁,rick酷爱酒精,这是所有人都清楚的。可是他每过一年,喝的酒就变本加厉翻上几倍。morty不知不觉被传送的情况也越来越多,rick干脆在morty成年时给他也配了一把传送枪。
        morty直到现在都忘不了收到那把传送枪的时候,刚开始是疑惑,看着rick别扭的眼神,里面透露着“你不收下来就是不给我面子,我马上给你送到瑞城体验生活”。然后他明白了这一切,他的心跳迅速变快,热流同时涌上他的耳垂,脑子乱成一团,他甚至迷迷糊糊的闻到了油桐花的味道,明明家里没有那种植物,那种原本清新淡雅的芳香却一直围绕着,似乎是在rick的身上,他有点站不住了,rick看着他,皱了皱眉头“就给你-你个传送枪至于这么兴奋吗?你不是要个纪念品,就-嗝把它当作你那个性-性爱机器人,我可真特么是个天才,传送枪当作性爱机器人,这操蛋的话。总之你收着就对了”morty昏昏沉沉地点了点头,他从来不知道rick会喷香水,更不知道原来清淡的花香也会上头。rick把传送枪扔到morty床上,刚准备走出房门时扭头说了句“你-嗝先好好休息吧,我去找summer了”屋里的香气仍旧徘徊着,可morty突然就清醒了,清晨的风猛烈地刮着,morty现在只希望那风吹进来,最好让自己在风中窒息,这样也没这么多糟心事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从那根草上爬下去,一阵狂风的风吹过,morty几乎是狼狈地从草的半截处摔了下来,其实也没多疼。原先在他注意到这片草原的草参差不齐得非常严重,而对于morty自己来说其实蛮粗的草根,则生长在一片与他皮肤颜色相近,只是颜色更深的地方,桐油花的花香浓了,越来越浓,就像那天一样。
         morty不敢验证自己的想法,只是疯狂地向前跑,哪怕脚掌应该痛得足以让曾经的他尖叫哭嚎停下脚步,脑子里像是正在下着狂风暴雨,双臂沉重地抬不起来,蓝色的毛发刺痛了他的全身,他什么都感受不到,他只是一味地向前跑去,被绊倒在rick头上秃的一块地方。勉强起身时,morty发现绊倒自己的是那把传送枪,他犹豫不决地看着那把传送枪,最终没有捡起它,只是放在那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 morty的腿像是木头一样不听使唤,只能艰难地爬行着,他似乎已经没有了痛觉。他的脑袋尖叫着,告诉他,他想要的就在前方,他终究没能支撑到看清楚他想要的那人,他只看到把自己拥抱的,那个模模糊糊的人影,熟悉的蓝发,实验服 。还有他身上的香味,不再是单纯之前闻到的油桐花香,里面还掺杂着并不明显的文心兰香,morty昏了过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 醒来时,morty发现自己躺在床上,旁边坐着rick,手舞足蹈地说着什么,morty的耳朵里嗡嗡地响着,什么也没听清,只听清楚了两句话“morty,beth在你屋子里喷香水了吗,怎么有股鸢尾花的香味?”

【RAM/瑞莫】存在即虚无

*灵感源于 写一篇遗书,里面不含有“死亡”“离别”等词和描述溺水的感觉
*(完全只是死亡过程)
*小学生文笔,全篇意识流
*非常短

精液 深成夸克  铯  蔓延的水
rick的配方
窒息 无力  痛苦 水中爆炸 肢体疼痛 求生意识开始作用  耳鸣减弱 不由来的快乐
意识消散前,想到的是.....
“I’ll miss you    rick”
属于morty的一生
不留下腐烂的身躯
脆弱的骨头
存在即虚无
“morty,我们走”

新血液莫蒂超可爱的啊啊啊啊啊啊啊
光速去世